良副本



报道在这里

http://atis.cc/report/20080914/index.html




翻译在这里 转自小五

「チョコレートのように」發售紀念EVENT安元洋貴さんSign会&Talk Show

ひちわゆか先生原作dramaCD「チョコレートのように」的發售紀念EVENT于2008年9月14日、請來了梶本役的安元洋貴先生隆重举行。
请尽情享受EVENT的情况和寶貴的backstage场景吧!


事前碰头•预演的情况

在EVENT的幾小時前、精神抖擻地进入會場的安元先生。
在作為會場的執事喫茶Swallowtail,安元先生與進行STAFF和攝影師打過招呼之後,一邊看著臺本一邊確認EVENT流程,一邊討論了進行的方法等等。
然後,在需要安元先生協作的企劃Corner上進行了商議、還選好了到時在會場中送出的蛋糕。
商議的時候,“希望能使到場的大家都盡興”的安元先生給了我們很多寶貴意見。
商議之後、進行實際的本番舞臺排練。
“在後面的觀眾在我坐著的時候也能看見么?”“有沒有看不清楚的座位呢?”等等,安元先生對FAN們的掛念非常印象深刻。
而且,對於STAFF和主持,安元先生也很很親切。靈巧的反應充滿了大人的魅力。
安元先生還試著戴了一下執事的單片眼鏡,說是“想讓老家的媽媽也看看,能幫我拍個照么?”。在執事全體拍集合照的時候也是始終笑容滿面。

EVENT的情况

EVENT開始的時刻到了,主持的春日登場。
主持:到場的各位大家好。今天,非常感謝大家光臨Atis collection dramaCD發售紀念EVENT、「チョコレートのように」安元洋貴先生的Sign会&Talk Show。本人是侍奉下屆主人洋貴少爺的春日。
在大家因為“洋貴少爺”而發出的竊笑聲中,深深鞠躬示意的春日君得到鼓掌歡迎。
主持:由於本日到場的各位的厚愛,在下中心祝愿本日的EVENT會更加精彩(笑臉)。
在這裡,春日君轉頭望向會場旁邊設置的屏幕。
主持:洋貴少爺乘坐的馬車是時候抵達了……
屏幕上顯示的是屋子的玄關。門旁邊站立著威嚴的執事。門慢慢地開了,等在門那邊的是整齊地穿著黑色西服的安元先生。會場頓時一片歡喜的尖叫。
穿過“歡迎回來”地鞠躬致意的執事身邊,安元先生登場!
在熱烈的鼓掌和歡聲中,安元先生向大家點頭致意“大家早上好”。
主持:這是在dramaCD「チョコレートのように」中熱情出演梶本的梶本洋貴先生!再次熱烈掌聲歡迎!
不知是否是緊張,春日君把役名和本名搞混了。在此安元先生很聰明地給主持Follow了一下。
安元:是出演“梶本”的“安元洋貴”。(深鞠躬)呀~今天真是幸好這么涼快呀。如果很熱的話,我會穿著背心來執事喫茶的(笑)。
會場:(笑)
安元:所以、某種程度上挺涼快的,努力地穿上了上衣。今天多多指教啦。
安元先生再次向大家深鞠躬,迎來了熱烈的鼓掌。
主持:洋貴少爺,昨天聽說出大事情了?
安元:昨天出大事情了!?
會場:(笑)
主持:在陽臺喝著酒然後……
安元:啊~那不是昨天,是最近的事情啦。雷陣雨的時候我在陽臺一邊喝酒一邊抽烟,在想著打雷真厲害呀的時候,眼前的避雷針突然“噼啪”地被雷劈中了,房子嘩啦嘩啦地搖得厲害,所有電器都一瞬間閃了一秒鐘。超恐怖哦。“哇~~(悲鳴•高音)”地叫了出來(笑)。
會場:(笑)
主持:洋貴少爺還安好吧?
安元:我是嚇得發抖啦,就覺得心臟都要出來了。還有,狗狗抖得更厲害。
主持:原來如此。(慢慢環視會場)洋貴少爺請看,爲了目睹少爺一面,有這么多小姐們過來參加本日的party哦。
安元:不過少爺已經31歲了(笑)
會場:(笑)
安元:不好意思,非常感謝大家(笑臉)
主持:想問一個個人的問題,今天少爺的fashion point是什麽呢?
安元:啊……(看著自己的衣服)是什麽呢……怎么說呢,因為是執事喫茶嘛所以印象中我應該穿得黑黑的才對。不過可憐的是我家衣服幾乎都是黑的所以好像也沒什麽關係嘛(笑)。嘛然後就是少見地戴上了領帶吧。
主持:平時戴領帶嗎?
安元:不戴的。不是很擅長啦。今天很努力的啦(笑)。然後,怎么說呢……(一直盯著衣服看)穿了普通人貌似很少會穿的上衣啦。
安元先生指著上衣的一個部位。
安元:只有這裡貼著皮革……
主持:原來如此。大家請過目。這裡的“皮革”就是少爺今天的fashion point啦(笑臉)。
主持這句話讓會場爆笑。
安元:別想那么多,春日!(笑)
會場:(笑)
安元:咦,春日君貌似擺好架勢要好好盡興嘛(笑)
主持:是的。像剛才少爺所說的那樣,今天我要加油,大家就拭目以待哦(笑臉)。
安元:(笑)
主持:那么,關於dramaCD「チョコレートのように」和洋貴少爺自身,我們來問些問題吧。「チョコレートのように」收錄現場的情況和印象深刻的花絮如何?
安元:嗯……對啊,出演者比較少,所以反而比較安靜平和地進行呢。
主持:是啊。只有攻和受和第三者……
會場:(笑)
安元:(笑)僅限今天哦,僅限今天……不過倒也是呢(笑)。
主持:人數較少,現場的氣氛也會相應改變嗎?
安元:人數多的話,會組成各樣的community(小團體),這樣的話會此起彼伏比較熱鬧的呢。
主持:Commumuni……(春日君說不好)
安元:(機靈地吐槽)還好吧!?
會場:(笑)
主持:我發音和音調老是繞不過彎來,就這點請放過我吧。
安元:(笑)不過人一多的話大家自然而然就說起話來,而且大家話題都不一樣,不知不覺就到了休息時間。不過這部作品人數又比較少,武內先生也屬於無口的類型……
主持:是這樣的嗎。第二章CD裡面的FT可是說了很多的的說。
安元:我是第一次和武內先生說話,之後也見過幾次面,但是好好地暢談還是第一次。當時就覺得,啊,真是文靜的人啊……這樣想,但是收錄完了之後發現竟然是“哇——(武內先生的tension↑)”這樣的,跟我想象中的完全變成另一個人了(笑)。
主持:對待工作是非常認真的人呢。
安元:是,確實是的。是個非常棒的人。
主持:那鈴木達央先生呢?(春日君把達央的TATSUHISA念成了TATSUO)
安元:(立刻吐槽)不是TATSUO,是TATSUHISA啊!(笑)
主持:是我讀錯了。非常對不起。
安元:嘛,達央啊……嗯,是的,很好玩。達央自己出場非常少,於是整天說“我幹什麽好呢?我幹什麽好呢?”這樣。(安元先生模仿著鈴木當天的樣子,在台上來來回回地小跑。)又說“就是乖乖地呆著就行了唄——!!”這樣。
會場:(笑)
主持:我一直有個問題,所以把CD聽了30—300遍……
安元:(犀利的吐槽)300遍!?
主持:永瀨出場機會這么少,期間都在幹些什麽呢。
安元:那傢伙肯定就是在那悶頭悶腦的吧?(笑)大概就是悶頭悶腦……吧?(向著觀眾)看起來就像是個悶悶的人是吧?
看著會場大家都拼命點頭,安元先生大爆笑地說“哦,大家點頭點的真厲害!真的很遺憾呀,達央!”
主持:是個性格很惡劣的角色呢。
安元:雖然是個小笨蛋,不過人很好哦。
主持:各位,其實我是在說角色的事情(笑臉)。
安元:角色的話,我也不差吧?(笑)
會場:(笑)
主持:那么下一個問題。作品中頻繁出現吃巧克力糖的場景,洋貴少爺喜歡吃甜的東西嗎?
安元:喜歡……呢。雖然喜歡,但是隨著年齡增長食量也在減少。年輕的時候是吃多少都行,現在都過了30啦,MISOJI(音調和“30歲”發音不一樣)嘛,所以攝取量就減少了。
主持:嗯,所謂MISOJI的意思就是……
安元:(爆笑)喂喂不要說明啦!
會場:(爆笑)
主持:就是指30歲啦(笑臉)。
安元:那個、是要變成Over thirty了呢……(笑)
主持:所謂Over thirty的意思就是……
安元:(爆笑)春日——!!!
會場:(爆笑)
安元:確實攝取量減少了呢。不過還是喜歡吃的。以前經常自己做來吃,不過最近也不怎么做甜食了。
主持:不是料理,是點心么?
安元:是的,做過的。香蕉雪纺蛋糕什麽的也做過。香蕉雪纺蛋糕!
主持:香蕉雪纺蛋糕。
安元:香蕉雪纺蛋糕!(笑)
主持:有很高的技術要求吧?
安元:呃……嘛,沒關係。很簡單的。
主持:要經過很多道工序才做好。
安元:是的。過程很重要。
主持:那么甜食當中最喜歡什麽?
安元:甜食之中啊……不是故意湊巧的啦,果然還是近在眼前的東西了,最喜歡就是巧克力。
主持:原來如此。果然這角色是選對了(笑臉)。
會場:(笑)
安元:就叫做“引子”那樣的呢。
主持:還有,BK上說最近喜歡素甘來著。
安元:啊,是的。大家知道“素甘”這種點心嗎?粉紅色的那種。啊、白的也有啊?“嘸捏”地(安元先生做著拉長素甘的動作)。那種“嘸捏”的感覺真是太爽啦。像這樣,撕開來吃是最好的(笑臉)。
主持:撕一片拋一下、撕一片拋一下……
安元先生做著一邊哼歌一邊撕下素甘吃的動作。
主持:下次的點心也要準備一下素甘的說。
安元:謝謝。執事喫茶竟然有“素甘”啊……(笑)
主持:平時是不準備的啦,不過作為隱藏菜單還是準備的哦(笑臉)
安元:對啊,這可是我家來著(笑)。
會場:(笑)
主持:少爺有時候會失憶呢(笑)
安元:(摸頭)殘念啊……我真是個殘念的孩子……
會場:(笑)
主持:然後就是下一個問題。梶本養了一條狗,洋貴少爺也是非常愛犬的人,在這裡能不能給我們說一下少爺的愛犬銀子的可愛花絮呢?
安元:呀,是個愚蠢的問題。銀子什麽都很可愛啊,沒有特別的時候,都很可愛哦。全部哦。
會場:(笑)
主持:嬉ション什麽的呢?(suyuki:這個詞比較複雜,總之就是狗狗見到主人很高興以至於會小便的行動= =)
安元:嬉ション?……嬉ション治不好啊……(苦笑)就那個治不好呢。其他全部都很可愛哦。
會場:(笑)
安元先生一邊做動作一邊給大家講愛犬銀子的事情。
安元:我回家的時候一說“我回來啦”,那傢伙就“哇~(學著銀子的樣子)”地撲上來……然後那個時候滴答滴答的。一看走廊,點,點,點,點……的水……“啊、又來了啊——”(安元先生一邊做著打掃地板的動作一邊對撲上來的銀子說)“等一下等一下(笑臉)”
主持:嬉ション這種事情,狗狗到幾歲都會有的嗎?
安元:嗯,不知道啊。(向會場)這裡有人養狗狗吧?它們也有嬉ション吧,大家。有谁的狗狗不會嬉ション的嗎?
有一位客人舉手。
安元:哦、怎樣一回事的呢?
回答“給它平時都不做的教育”,安元先生說“啊,平時都不做的教育啊……”。
安元:它要嬉ション的時候,“喂!”地叫住它?還是嚇他一下?
主持:平時不做的教育啊……
安元:是啊,如果能行的話真想知道。我會加油的。
主持:那么,各位小姐如果知道治好狗狗嬉ション的方法,請多多給洋貴少爺寫信哦。
安元:多多指教啦(笑)
主持:我也曾經見過銀子的照片,非常的可愛……
安元:是啊是啊(笑臉)。
主持:銀子的名字有什麽由來呢?
安元:銀色的捲毛狗嘛,所以叫做銀子咯。開始是想直接叫做“阿狗”的。“喂,阿狗~”這樣叫不是挺可愛的么?不過給家裡人一說,老爸立刻發飈了“你是笨蛋啊!”。所以沒辦法之後根據它的顏色取了銀子這個名字。不過,英文名的拼法不太一樣,寫成“GWINKO”,前面是“G”“W”“I”。
主持:呃(春日君沒反應過來)。
安元:……貌似是我失言了嗎……
會場:(爆笑)
安元:嘛,沒什麽。就是因為銀色所以叫做銀子。
主持:原來如此。就是說這名字說難起它也難起,說容易也很容易……
安元:(爆笑)真的沒有很用力去想的啦!
主持:“GWINKO”呢。G……U……?G……I……???
安元:你這是鳥頭啊!(suyuki:鳥頭——傳說中雞的大腦很小,所以走了三步就忘記前面的事情= =)是“G”“W”“I”啦! 主持:哦是“G”“W”“I”啊。下次我會注意的。
安元:(指春日)這位仁兄變得有趣起來了。大家,今天回去會更加記住春日而不是我了吧?(笑)
會場:(笑)
主持:少爺您在說什麽呢!
安元:大家趕快去預約啊。
主持:預約的話請到我們的主頁(笑臉)。
安元•會場:(笑)
主持:不過,我看見的那張照片銀子的眼睛是紅的。
安元:用了防紅眼的相機還是變紅了呢。
主持:防紅眼應該是針對人的吧?
安元:不知道,反正就是拍出來變成紅色啦。最近9月5日新發售的cybershot,就是剛才拍合照用的那款也有防紅眼功能的,還會把已經變成紅眼的修正過來哦。就買這個!這樣想著,就爲了狗狗買了下來。今年年初才買了數碼相機,但是又總是很在意這款。就爲了狗狗啦。於是就把年初那個賣給了後輩。
主持:就像給狗狗取的名字啦、大家也看過少爺的主頁啦,大家都覺得非常純凈乾脆呢,就像“my file”什麽的……
會場:(笑)
安元:沒有什麽好主意嘛。反正讓我做就做到底啦這樣,但是還是沒有完成。不過現在陸陸續續在完善啦。
主持:那個,對於主頁上,我有一點很在意的……
安元:哦,是什麽?
主持:製作中的東西……
安元:啊,剛才不是就說過了嗎!!(安元先生向春日君步步逼近)春日!!(笑)
會場:(爆笑)
主持:那個,網頁做好的時候就一直那樣?
安元:是啊,都有幾年了?……(想了一下)啊算啦(笑)。不過,一開始是想做些什麽的,但是會牽涉到權利的問題啦,也沒想到我的名字會這么多地出現在動畫什麽的裡面啦。也有想過把聲音什麽的弄上去,但是我又是事務所的人,不能把聲音到處散播等等。而且,有些東西當時是做了,一下子又改過來了,照片什麽的有人在裡面的話還是自己人之間看就好了。於是還是有很多東西弄出來了。雖然很困難,但是會想各種辦法的啦(笑)
主持:那么下一個問題。少爺在動畫、narration等各種領域都有獻聲,那在這些各種各樣的領域裡面,練習的方法啦、收錄現場啦有什麽不一樣的么?
安元:練習的方法……動畫是事先拿到了臺本,有時候連映像也會先拿到手,在全部明白了的狀態下去現場的。Narration則是基本上保持好狀態直接過去就行,很少會先拿到臺本的。不過有時候也有臺本。最近我不是有個英語教材的工作嗎,不知道是用在哪裡的,因為要說英語嘛,之前就拿了臺本,有什麽不了解的東西,像圖表什麽的先找出來,查查字典先搞懂,“啊,原來是這樣”。
主持:英語不精通可是做不了這份工作哦。
安元:嗯,不過這工作也不多啦。非常少。主要是,我想挑戰能使用聲音的所有領域,所以會有無盡的各種工作啦。當然,這會有不同的各種準備。不過,我會一如既往去努力準備好的。
主持:發聲什麽的有什麽不一樣的么?
安元:嗯,要看讀物的內容了。比如說我做的那個料理節目的話,就用像我現在說話的語調,但是在super soccer的時候就會用那種“哇啊啊~(High Tension)”的感覺。動畫也差不多。發聲方法不一樣那是當然的。不是光靠決心的啦。
主持:就是用心意去表現呢?
安元:是的。
主持:然後,身體就是本錢呢。
安元:身體健康就行啦。
主持:原來如此。我會一直一直為少爺的健康祈禱的(笑臉)。
安元:謝謝(笑)。
主持:那么,要到SIGN會的時間了,請準備一下吧。
於是,下屬們在臺上擺好了桌子,準備Sign會。
看見搬桌子的執事,安元先生連呼“真厲害啊。執事,執事哦這是”。
那位活脫脫像在小說或者漫畫中跑出來的執事也向安元先生露出笑容。
主持:這裡的執事是我們大人氣的第一當家,叫做芥川。
安元:等會我們合個影呀。
會場:(笑)
主持:順帶說明,這裡可不是KFC哦。
安元:不賣炸雞的哦。
會場:(笑)

Sign會的情況

這裡進入大家期待已久的Sign會。
安元:先說在前面,我的字很難看哦。
會場:(笑)
大家被執事領到微笑著的安元先生跟前。對這站在面前緊張的FAN,安元先生溫柔地說“寫さん還是ちゃん好呢?”“不要緊張哦(笑臉)”。然後,把寫好的色紙遞過去的時候必定站起來,向著一個人一個人地說著“謝謝(笑臉)”。
Sign會進行中,春日君看著和大家說話的安元先生。
“少爺真是寫東西的時候還不停說話呢(笑臉)”。安元回答“不說話的話多可憐啊!大家難得過來一趟!!”繼續抓緊時間和大家說話。有些FAN說“直呼我的名字也可以的~”安元先生就說“直呼多少遍我都愿意!”然後在寫的時候喃喃自語“要求直呼姓名的FAN還真多啊”。
春日君接話“咦,要求直呼姓名的FAN還真多啊(笑臉)”安元有點害羞“別接話!很不好意思的!!!”
整個Sign會,安元先生都一直保持著笑臉。


Sign會完了之後

主持:少爺辛苦了。
安元:還真的挺辛苦的(笑)。大家久等了。
主持:我們為辛苦了的少爺準備了引以為豪的甜點。
盛放著甜點的手推車登場。
安元:原來是這時候放出來的啊(笑)。
主持:平時是送出紅茶的,不過據說少爺是大酒豪,所以本日準備了美酒。
拍手和歡聲之中,工作人員在桌上擺好了香檳的杯子。
安元:這樣好嗎?就我一個人喝啊。不好意思啊,咦?止不住要笑(笑)。
主持:我們期待著您喝了酒之後會漏嘴說些什麽哦。
安元•會場:(爆笑)
安元:春日真是了不得的孩子呀。
主持:謝謝。
安元:大家去預約哦,主頁上面的(笑臉)
會場:(笑)
安元:後面的大家看的見嗎?我坐著也沒問題嗎?沒問題?
安元先生從椅子上站起來,關心地看後面的客人。
主持:好,讓我介紹一下本日準備的香檳——GH・Mumm Cordon Rouge。這是作為F1指定香檳,非常有名哦。
執事向安元先生示意標籤。
安元:這是滿的哦?就是說現在來吧……
會場:(笑)
安元先生注視著金閃閃的香檳注入杯子。
主持:還有,蛋糕是Classic55。用了55%的可可,非常鬆軟可口的巧克力蛋糕哦。
安元:(看著主持)啊,這個作品叫做什麽名字來著?
主持:呃,是Classic55。
安元:(吐槽)這是這個蛋糕(指著)的作品名吧!我出演的作品叫什麽?
主持:對不起。剛才有點沒搞懂少爺的動作呀(笑臉)。
安元:(笑)也是啊。也就見面幾個小時也沒好好交流過,做到這樣真的很棒哦。(笑)
安元先生和春日君的對話使會場大笑。
主持:說起來,少爺在Sign會的時候S狀態全開啊。
安元:啊,我是扮成M的S呢。
裝飾好的一碟蛋糕擺到了桌上。
安元:謝謝。哇,好厲害!太可愛了,好想拍照啊!
會場:(笑)
安元:看得見嗎?大家還好嗎……
說著,安元先生把盤子向著攝影機,在屏幕上顯示出了可愛的蛋糕盤子,大家“哇”地驚嘆。
安元:眾目睽睽之下我一個31歲兒要吃東西哦(笑臉)。
會場:(笑)
安元:等一下,想問一下大家,這樣很有趣?(站起身)
會場中大家猛點頭。
安元:真的?我稍微有點自信也可以吧?(笑)
會場響起掌聲。攝影師轉過鏡頭對準安元先生,安元“攝影機太近了!(爆笑)”
安元:(考慮的樣子)不過當然吃的時候不能說話呢。大家要看什麽呢?
會場:(笑)
這時候,工作人員把安元先生的麥克風拿過來,然後舉到安元先生的嘴邊。
安元:(慌)向著麥克風的話,吃東西的聲音會出來的,免啦謝謝(笑)。放在桌上就好啦(笑)。
會場:(爆笑)
主持:這種狀況下少爺還真是非常優雅美好啊。然後,請在大家眼前慢用吧(笑臉)
會場:(笑)
安元:(高舉酒杯)我開動了!
主持:乾杯!
掌聲中安元先生喝了一口香檳。主持“覺得怎樣?”“啊,很美味。意外的不是很甜,很美味。”FAN們“哦”地同意。
主持:少爺喝得比較拘謹呀。
安元:哈!?
會場:(笑)
主持:像平時一樣喝也沒關係的哦(笑)
安元爆笑。
安元:好,我要吃蛋糕啦!
說著,拿起刀叉舉過頭揮舞。首先扎起蛋糕周圍的草莓。
安元:首先是草莓。(示意給大家)可愛吧?
放在口中嚼。
主持:首先是,吃草莓的少爺……
安元:好甜。(嚴肅的聲音)
會場:(笑)
接著慢慢切開蛋糕。每切開一塊就給大家看一下,然後放到口中。
安元:啊,好吃。好吃。怎么辦,太好吃了。我全吃完了哦。
說著,把所有蛋糕都放進口中。
主持:這裡如果有哪位小姐想給少爺買同一款蛋糕的話,有一家叫做Whitetail的店,請到那邊購買哦(笑)
安元:真不錯呀(笑),自己開的吧,喂(拍打著手肘)。
會場:(笑)
主持:啊,真對不起、是叫做Whiteroads……
安元:(驚)弄錯了?春日!!!
主持:還想做點廣告的說,大失敗……
會場:(笑)

主持:然後進入下一個環節啦。這個環節拍到了很多少爺隱私的照片哦,給各位小姐一邊看一遍聊一下吧。題目就叫做“洋貴少爺的房間”。好,先是第一張照片。
第一張照片是安元先生在色紙上簽名的照片。
主持:這是在簽名的樣子。
安元:今天的簽名是預先在事務所完成的。為什麽拍這個呢,是因為我,昨天剪頭髮啦。仔細看看就看得出來了,這裡(指著後腦)還留了點尾巴。
主持:少爺是剛剪的頭髮啊?
安元:是啊。剛剪的。然後,我想說的是,寫了約100張,好艱苦!所以在這裡(指著桌子最中央)有補償啦。
會場:(笑)
主持:於是就一邊補充著養分一邊……
安元:那天是周六啦大家都差不多休息。我問了一句“沒有營養劑什麽的嗎”然後就給我了。這可是我認認真真簽名的證據啊!真不是說謊的證明哦(笑),字雖然丑但也是我親手簽名的哦(笑)。
主持:所以今天早上少爺的右手還一直在發抖呢。給大家簽名很累是嗎?
安元:那是,這個(舉起香檳杯子)喝完了還是什麽?
主持:呃,貌似是後者。
會場:(笑)
主持:好,讓我們看下一張照片。
很大的鍋的照片登場。
安元:這可是我一直養育到現在的中華鍋哦。
主持:養育?
安元:養育中華鍋嘛就是、啊、這裡沉積了有點臟啊得擦乾淨。(指著鍋裡面一些水滴)
會場:(笑)
主持:少爺最拿手的料理是中華嗎?
安元:嗯,什麽都會做哦。不過搬家以來整天都做小炒。當然中華料理也很好。這個鍋可是天天認真擦油、翻過來晾乾,認認真真養育著的哦。
主持:少爺真是好認真哦。
安元:不過,再過1-2個月吧,再加油1-2個月,可是會比不粘鍋還要厲害哦。
主持:少爺真是能手啊。
會場:(笑)
安元:大家也養個中華鍋吧。
主持:剛才說了句名言呢。“大家也養個中華鍋吧。”
會場:(笑)
安元:炒的蒸的什麽都能幹的哦這傢伙,不過,這傢伙大得很笨重,女生估計拿不動。(手指畫著大圓圈)像這么大,買了最大那個型號的。
主持:比壓力鍋更好用呢。
安元:所以我的右手越來越強壯了(笑)。
會場:(笑)
主持:然後我們看下一張照片。

下一張照片中,并排放著一些香水。
安元:這是我家的香水啦。(從照片左端開始指)這是自己常用的香水EGOISTE PLATINUM和Bulgari的Black。然後後面那個圓形的是叫做MAGICBALL的空氣清潔機,就是把水放進去之後(用身體表現水的姿態)會從開著的口裡面“嘩”地噴出水蒸氣來。我經常做飯所以房間裡面有油煙味,然後就買了這個。這東西除味效果很好的。照片後面看到一點點的那個是放在MAGICBALL裡面的藥劑,放進去之後就會有很香的味道出來哦。這可是使房間保持清新潔凈的好幫手啊~
主持:這是做中華料理的人的必備物品呀。
安元:是啊。如果有誰家像我家那么油烟重的話請一定購買。
會場:(笑)
主持:(指著照片)旁邊那個是石頭?
安元:那是岩盐塊。中間是個空洞,點火就明白了,中間可以放蠟燭的。蠟燭的熱量刺激岩盐就會有離子出來,貌似是負離子? 主持:就是說不是用來吃的鹽呢。
安元:不是用來吃的哦。事實上,上面就寫著“最好不要去舔”。
會場:(笑)
安元:嘛,其實很有興趣於是去舔了一下(笑)。
主持:味道如何?
安元:好咸。其實就是鹽啊。用天然岩盐做的蠟燭,中間點著火。看電影的時候把燈關掉,於是就可以成為很好的間接照明。
主持:少爺的家好有情調啊。
安元:嘛,說起來我家就是很有情調呢(笑)不過就是旁邊的空氣清潔機會“嘩”(用身體表現水的姿態)地響著而已(笑)。 會場:(笑)
主持:下次趁少爺打掃房間的時候一定要偷偷去看一眼。
會場:(笑)
主持:然後來看下一張照片。

這是一張帶著謎(二十世紀少年)樣面具的男人的照片。
主持:這張照片是?
安元:這是,看過的人估計也知道,就是上周某前輩的慶生會上大家在GAYBAR一起弄的。啊,去GAYBAR但我可不是GAY哦。我很喜歡女孩子的哦(笑)。那時候有個摔跤選手在那裡要做新的面具,於是就隨隨便便做了這個。遞給我說“怎么樣?”然後我就回答“好想戴來看看”,然後戴上了拍了下來。
主持:這不是洋貴少爺的東西咯?
安元:那時候大家都戴了(笑)。
主持:還沾上了唾液?
安元:是啊,趕快放到洗衣店去(笑)。
主持:戴著面具眼睛能看見嗎?
安元:看的見不過很模糊。(指照片)這裡是眼睛。
主持:隱約看見了眉毛和眼睛。這可是貴重的東西呀。
安元:真品可是在摔跤選手做面具的地方做的,做的非常好的哦。
主持:這跟一般的在襪子上畫的可不一樣呢。
安元•會場:(笑)
安元:這是某種PLAY……
會場:(笑)
安元:不是PLAY啦……啊,PLAY就PLAY吧(笑)。
主持:從表情上看,很滿足的樣子。
安元:這可是像抓到了大王一樣的表情哦。
主持:非常感謝這么貴重的一張照片。
主持:然後請看下一張。

貌似是個綠色的東西。
安元:啊,估計很難理解。這是我家最貴的電器製品。
主持:打印機?
安元:不是,是全自動麻將桌(笑)。我非常喜歡麻將……不過,全自動麻將桌好貴啊。以前有個很舊的,前輩讓給我的,不過每次嘎嗒嘎嗒的非常吵。然後自己存錢買個好的這樣想著,終於到了搬家的時候,想著“時機到了”。
會場:(笑)
安元:想著“now!”
主持:這個要多少錢?
安元:價錢還是不說為好。
會場開始騷動。
安元:說了會嚇一跳的哦?可不是普通貨色哦(笑臉)。
會場:(笑)
安元:回家可以上YAHOO查一下叫做Amos的桌子吧,看了就知道差不多那個價錢哦。這就是家裡最貴的電器製品啦。
主持:原來如此。普通家庭是不會有的電器製品呢。
安元:(點頭)大概……30萬日元左右吧。
會場:(吃驚的聲音)
安元:說出來啦(笑臉)。
會場:(笑)
主持:而且這是第二臺啊更加吃驚。
安元:不過,第一臺是人家送的啦。第一臺的時候就知道了那個的好處……不過真難為情呀,爲了麻將存錢(笑)。
會場:(笑)
安元:麻將存款(笑)過了幾年存到27萬日元的時候碰到了這傢伙。在桌上能同時看到四人的分數所以很貴。那時候就賣30萬。但是!我存的錢不夠!但是,現在不買不行!不可以!怎么辦!?一時考慮了很多東西,然後勒緊褲腰帶把它買下來了。(笑臉)我真是爲了玩樂而變得認真的沒救了的大人呢。
主持:最近夜裡少爺家裡總是傳出“嘰——”“咔鏘”的聲音……
安元:所以鋪了隔音地毯挂了隔音窗簾啦,我還是很注意的。因為是在角上的房子,也不會有人投訴啦。
主持:當然啦因為是少爺所以也不好投訴了。
會場:(笑)
安元:是,是啊。這可是我家(笑)。
主持:好。最後一張照片。這是……(看照片)錄音室的照片嗎?
安元:這是兩張一套的照片啊。
主持:不好意思。還有一張是這個。

另外一张是在录音室里的照片。
安元:这里应该知道的吧?動畫配音現場應該也經常有在REPO上面登載過。所以今天選了一個不一樣的現場。這是我一直以來做得最長的節目“Super Soccer”的narration現場。
主持春日君指著照片中顯示器畫面。
主持:這裡隱約可以看到拉莫斯……
會場:(笑)
安元:就是拉莫斯呢(笑)。這個現場有些什麽要說的呢,我5年來一直做著這個工作,在這裡發生著很多各種各樣的事情哦。然後我發現了這個現場的一個優點。這裡有一位叫做松丸小姐的調音員,她也有在玩“黃金傳說”(笑)(指著某女性的背影),然後這位是叫做伊藤的女孩子是助手(又指著另一位女性),有女生在的現場有什麽不一樣的呢。大概是氣氛或者是味道吧(笑)。
會場:(笑)
安元:(指著錄音室的照片)她們會整整齊齊地收拾好文具啦,非常會照料人的。就算是同一個錄音室,擔當的人不一樣的話做法會完全不一樣呢。我說不好啦,但是總能感覺到女性的偉大呀。這個現場自身的氣氛非常好。大家緊張地和時間作鬥爭,往往都剛剛好在周六放送日之前收錄完成,所以本來應該會更加“血腥”的感覺。但是有了這些女性充當現場大叔們心情舒緩的潤滑油真是太好了。所以,想跟大家說,女性真的好偉大,非常感謝啊,所以拍了這張照片。
主持:女性的力量真的很偉大呢。
安元:真的是這樣的哦。
主持:不過很遺憾的是,少爺,當家們只有男性……
安元:明天就把你們解雇了(笑)。
主持:最新消息,我們現在熱招女仆。認為自己有實力的小姐們一定來報名呀(笑臉)。不過很遺憾現在“洋貴少爺的房間”這個環節現在結束了。非常感謝少爺這么多貴重的照片。


主持:那么我們進入下一個環節,題目是“洋貴少爺回答我吧”(笑臉)。在這裡,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小姐們要向洋貴少爺問的問題了,所以大家不要大意地往前沖吧。
安元:放馬過來!
主持:采訪的時候和阿部先生一起工作,說過“冠を張れて感無量”呢。請問初次和演出的阿部先生合作的工作是怎樣的呢?
安元:有人知道阿部先生吧?聲優業界有名的製作人,某種意義上是BL世界里神一樣的存在。因為是製作人,主要就是做演出。我初次和先生合作的工作是,什麽來著……是《春抱4》。當時就是跑了個龍套。當時是第一次見面,然後之後也跑過幾次龍套,直到……什麽作品來著……就像歌舞伎一樣的……
會場有人喊出《梨園的貴公子》。
安元:就是那個!嗯,雖然是別的作品,不過那部作品我有了角色,那時候阿部先生對我說“安元君一直都在跑龍套,這次總算有角色了呢”,才發現先生原來一早就認識我了。連跑龍套的演員都能好好記住真的很困難吧,但是阿部先生記住我了……然后我们一起讨论这部作品的时候也说,“开始一直都在演男A什么的,然后终于有了角色了,以后一直努力会得到主役的~”。阿部先生非常擅长激发役者的良好状态呢(笑脸)。然后,因为一直都有人记得我、一直都有人为我着想,真的感动的想哭呀。所以啊,当有人这么記住你的时候,真的感觉对这个工作的热情要燃烧起来了。
主持:实际上哭出来了吗?
安元:没有哭。不能哭呀。工作要开始了嘛。带着哭声的嗓音可不行哦。不过,有人记住我真的非常感动。
主持:所以现在就有了“梶本”这样的男1或者2的角色呢。
安元:是啊是啊。不过不知为啥梶本这角色没有名字的……
会场:(笑)
主持:其他的角色倒是有名字,呢?
安元:是啊。不过没办法啦。只好认了(笑)。
会场:(笑)
主持:然后是下一个问题。对于从韩国来的FAN怎么想?安元先生在海外也有很多FAN哦,都说很喜欢你。然后又说,她日语说不好真抱歉。
安元:完全没有这回事!(suyuki:指日语不好这回事……)
主持:好好地用汉字写着呢。
安元:刚才签名的时候就有韩国过来的客人呢。对于海外的客人们来说,我们不是用日语来演的嘛……啊,坐在哪里?(站起来环顾会场,向着那位韩国客人)海外的客人嘛,我们用日语……(走到作为前面,吓一跳的表情)啊,我拉链开了?(转过身来检查)
会场:(笑)
安元:(转回来)用日语来演的所以很拼命地听日语吧?
客人们回答“是的”。
安元:那,有学吗?
也是回答“是”。
安元:哦,很难得的呢。那边有韩语的动画片吗?
有人回答“现在在放BLEACH”。
安元:啊,用那边的语言来吹替是吧。我的茶渡是谁来配音的啊?(笑)不过,不管是海外还是日本都没关系,支持的人都是一样的啦。非常感谢,(深鞠躬)真的(笑脸)。
真是对FAN们非常绅士的安元先生。
主持:然后是下一个问题。那是我推荐的问题。就是:今天穿了兜裆布没有?
安元•会场:(笑)
主持:我真的不知道哦……
安元:这个嘛……我不是在做的那个叫做電撃大賞的RADIO節目嘛,在那裡就是穿著兜襠布放送的哦。
主持:每回都是?
安元:不是每回,心中的兜襠布還是裹緊的啦,不過……還是全裸(笑)。
会场:(笑)
安元:是心中,哦(笑)。
主持:那個是演出的指示呢,還是自由發揮?
安元:呀……嗯……呀……(笑)節目本身就是下NETA節目的說(笑)。
会场:(笑)
安元:開始不知道這是下NETA節目哦。然後糊里糊涂的就說“本番開始~”進入錄音棚,然後“哇哇~台本上盡是ウ●コ・チ●コ之類的詞——”
会场:(笑)
安元:然後就糊里糊涂地一直做著,開始的時候真的很困惑啊……不過最近也放開手腳了,這樣享受著這種狀況不是挺好的嗎,然後自甘墮落了。於是,兜襠布。
主持:RADIO又看不到的呢。
安元:嗯。不過當時我真的穿了兜襠布哦。越中褌這種大家知道嗎,還真不錯哦。
会场:(笑)
主持:具體是怎樣的……?
安元:怎么說呢。“呼哇”的感覺。本來兜襠布給人的印象就是扎得緊緊的,但是很意外……(言語猶豫)就是“呼哇”的感覺(笑)。那個也在女服店啦伊勢丹什麽的都有哦。
主持:伊勢丹也有啊?
安元:貌似有的。就像奢侈品的兜襠布什麽的。
主持:兜襠布也有奢侈不奢侈的啊……
安元:不是啊,真的是那樣的啊!有很多花紋的哦,什麽心形的啦、水滴狀的啦……
主持:沒有白底的么?
安元:是啊,像可愛的粉紅色的就有很多。
主持:少爺的兜襠布呢?
安元:我的那條是深藍底畫著小豬圖案的。
会场:(笑)
安元:那個也是人家送我穿的。現在洗好了熨平收起來了。大家有興趣的話一定也穿來試試(笑)。
会场:(笑)
主持:非常感謝這么貴重的故事。
主持:很遺憾,下個問題就是最後的問題了。
安元:總不能以兜襠布做結束呢(笑)。
会场:(笑)
主持:那么,問哪一個呢……(春日君泛著問題用紙)這個吧。有給家人聽過BLCD嗎?
安元:這個很快回答完啦,多問下一個問題吧。到現在都沒有讓他們聽過哦。
主持:那么,來自同樣是球迷的問題。下次的W杯會注意哪個選手?
安元:喂,這樣的問題作為最後好嗎?
主持:我很期待C羅和梅西的發揮。
安元:C羅呢。W杯是世界杯呢(笑臉)。貌似大家看不到啊,我站起來吧。可以了嗎?后面的人看到吧?
安元先生從椅子上站起來關注後面的客人。
主持:這個對於對足球不感興趣的人是……
安元:是啊,對足球沒興趣的人有嗎?
有幾個人舉手。
安元:有啊……呃……其他的問題呢……(轉頭看春日君的問題用紙)順便說一句注意的選手是F•托雷斯。(suyuki:舉手!!我也是啊~)
安元開始讀問題,這是連著三個問題。
安元:為什麽搬了家之後開始在陽臺吸烟?喜歡哪一種酒?最近經常買什麽?這樣行了嗎?
会场:(笑)
安元:搬家之後開始在陽臺吸烟,是不經意的啦。搬到了陽臺比較寬敞的地方,覺得很舒服所以就在外面吸烟咯。於是還在這個地方買了個巨大的煙灰缸。嘛,是YAHOO拍拍的說(笑)。放在那裡之後,就感覺自己像丸之內的工薪族一樣高興。然後就慢慢習慣跑到外面吸烟了。現在的季節還行,冬天嘛就不清楚了(笑臉)。下一個是什麽來著?
主持:喜歡哪一種酒?
安元:還是喜歡芋焼酎。可不是什麽壞米釀造的哦。
主持:芋焼酎有個牌子叫做なかむら的說。
安元:是啊。なかむら嘛,味道很好哦(笑)。
會場:(爆笑)
主持:說的是,なかむら味道很好。
安元:なかむら味道很好哦(笑)。不過,最近也開始喝紅酒。以前一喝紅酒就頭痛,現在一般一個人就能喝一滿瓶。
主持:(笑)
安元:第二天身體變得很重,就在想,這真的對身體有益嗎(笑)?
会场:(笑)
主持:不是喝太多了吧?
安元:也有這樣想(笑)。
主持:最後一個問題,最近經常買些什麽?
安元:什麽呢?經常買的?啊,最近買了不少長圍巾。(做著圍起圍巾的動作)
会场:(笑)
安元:最近有賣很多長的圍巾。應該有我身高那么長了吧(看著會場的大家)看到的人自然就知道啦,後面的人感覺得到吧(笑)。
主持:之前我給少爺洗的到底是越中褌呢還是長圍巾呢……
安元:哪種都很有長度吧~
会场:(笑)
安元:嘛,最近就是經常買長圍巾呢,多也不過買了3條,因為覺得一直到現在都沒戴過。
主持:原來是這樣啊。那么,請一定要在博客上登載少爺戴上圍巾的玉照。
安元:我考慮一下(笑)。
笑聲之中這個環節結束了。

主持:雖然感到非常不捨,請少爺給大家最後的致辭。
安元:以我自己一個人舉行的EVENT,我這還是第一次參加呢。想著讓大家都能盡興而歸所以很努力了,不知道大家盡興了沒有呢?
會場熱烈鼓掌。
安元:非常感謝(鞠躬)。我也有不少反省的地方呀,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展示給大家我更加美好的一面……美好的一面?(笑)我會好好努力的,以後有機會再見咯。非常感謝。
安元先生向會場展示優雅的微笑,深鞠躬。會場響起熱烈掌聲。
主持:好,然後最後讓我們一起喊口號來結束這次Sign會吧~那么開始了。“巧克力是?”
安元:很甜(低音)。
主持:洋貴少爺也?
會場:很—甜(笑)。(suyuki:我怎么覺得是在說“很天真”=_=)
安元:(笑)
主持:好,非常感謝。大家這么長時間以來非常感謝。
安元:非常感謝大家。
主持:我們期待安元洋貴先生今後更加活躍。大家掌聲歡送。
安元先生在台中央深鞠躬,不斷向臺下揮手。


回到後臺的安元先生一直很關心來場的大家“盡興了沒有呢?”,當被拜托給大家留言的時候,微笑著答應了。
“嗯,寫什麽好呢……”想了好一會。
【安元先生的留言】
大家……
盡興了沒有呢……
嗯。擔心。
安元洋貴
最後,非常感謝給我們講了那么多有趣的事情的安元先生。然後,也非常感謝一早到場的各位FAN們,真的非常感謝。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otome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